专访公卫专家姜庆五:溯源青岛疫情,可重点检测医院就医人员抗体

  • 时间:
  • 浏览:26

原标题:访公共卫生专家姜:追溯青岛疫情,我们可以重点检测医院人员的抗体

从10月12日开始,全国核酸检测已经开始,青岛新冠肺炎疫情筛查进入第二天。前11天青岛市确诊病例6例,无症状感染病例6例,均与青岛胸科医院高度相关。

青岛胸科医院部分独立区域承担治疗输入性SARS-CoV-2感染者的任务,长假过后,人员密集进出青岛,使得疫情引起人们的关注。

青岛胸科医院外已经设置了警戒线。根据青岛市卫生和健康委员会的报告,截至10月13日15时30分,共采集核酸样品4235438份,获得结果1945252份。除6例确诊病例和6例无症状病例外,未发现新的阳性感染。

全员检测仍在进行中,本次疫情的传染源和传播途径仍有待调查。青岛胸科医院医务人员表示,两个感染者在医院不同楼层,输入病例在独立区域治疗。感染是如何发生的仍然是个谜。

2020年10月11日晚,在山东省青岛市,市民连夜在居民广场进行免费核酸检测。中国商报

9月24日国庆前夕,青岛市两名进口冷链产品装卸工人检出无症状感染,冷链产品和环境样品检出阳性样品51份。前后两起新案件是否有关联,还有待追查。

“减少传染源和密切接触者的活动范围是控制的关键点。”12日晚,本报采访了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蒋。他建议疫情与医院有关,医院员工、患者、陪护都在核酸检测之外,可以考虑再做一次抗体检测,追踪传染源。

蒋提醒说,有些地方医院防控还存在薄弱环节,疫情过后要总结。这场疫情的规模取决于感染者的轨迹。

[与江对话]

截至10月11日23: 00,青岛新增确诊病例6例,无症状感染病例6例,与青岛胸科医院高度相关。你怎么看待这种情况?

江:

目前只有12例与医院有关。从这种情况来看,医院感染的概率很大。至于传染源,要调查是谁感染的。

病毒不可能凭空出现,也不太可能没有从外界传入的病毒,病毒藏在医院里。更有可能的是,一个携带病毒的人住院并接触了病毒。

可以提醒的是,此时在医院的所有员工、患者、医护人员都应该做调查,而不仅仅是核酸检测(核酸目前只能表明是否被感染)。

你可以测试抗体

——今天可能有些人没被感染。如果他们以前感染过,抗体检测可以区分以前的感染和最近的感染。

通过这些调查,我想我可以回答一下突然出现12起案件的原因。

我担心病毒会不止一代,可能会有两三代。因为初次感染患者的症状很轻微,可能不会被注意到,所以我觉得要对进出医院的人员做好调查。

像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和北京的新发地市场一样,明显的共同特点是人口密集、流动性强、环境卫生差、温度和湿度低。但市胸科医院是传染病医院,防护条件比很多地方好。为什么能成为病毒聚集传播的地方?

江:

胸科医院不能用水品市场的环境或者外界物品带进来的病毒来衡量,很可能是病毒感染者带进来的。这个人可能是患者,也可能是健康的病毒携带者,通过人与人之间的密切接触说话,传播飞沫等等。

北京新发地市场。犏牛

呼吸道疾病,患者携带的病毒是高度可传播的。如果这个仪器是专门给外国人用的,可以分清楚;如果共用一些仪器设备,是有可能的。我们不能太依赖和相信我们采取的消毒措施。

我觉得有必要对医护人员做好调查,因为有些医生比较普通,负责对感染者和非感染者的治疗。除了检查核酸,他们还需要检查自己的抗体。如果他是健康的病毒携带者,他可以传播病毒,但他不会生病,他会产生免疫力和抗体,这是完全可能的。

所以你的建议是市胸科医院的医务人员要对所有员工进行抗体检测?

江:

如果我在现场,我会积极推荐他们同时检测抗体。对高度密切接触的人进行抗体检测是必要的,但我不同意对社会人和社区居民进行抗体检测。

与核酸检测相比,你认为抗体检测在哪些方面可能还不够?

江:

核酸检测普及较早到相对成熟阶段,但抗体检测起步较晚,产品仍处于不均衡状态。

如果不确定抗体的效果,可以用两种产品或者两种以上的产品一起检测,因为只检测密切接触度高的不贵。

2020年10月12日,青岛市民在五四广场附近的新冠肺炎肺炎核酸检测点排队进行核酸检测。中国商报

结合目前12人感染的情况,你认为可以从哪些方面采取措施使流量调整结果更清晰?

江:

这次不像以前的,是在医院发生的。从疫情的特点来看,一定要搞清楚医院感染发生在哪里。

前一阶段关注海鲜市场,因为没有医院案例。医院防控有很多薄弱环节,需要总结。

我们控制的重点是减少传染源和密切接触者的活动范围。现在很少有案例了。如果社区中的案例更多,我们需要采取必要和合理的措施来部分关闭社区。

刚才你提到医院防控可能存在薄弱环节。可以举几个例子吗?

江:

我们特别强调设立发热门诊。有的地方做的很好,有的地方是虚设的,发烧病人和普通病人是分不开的。至少他有发烧和呼吸道症状。他不能像普通病人一样通过同一个渠道看病。他在一个门口进来,在一个地方见面,在一个地方验血,在一个地方拍x光片,在一个地方吃药。

所以要早思考,早布局。有没有可能有效的把门诊和普通患者分开?

根据公布的感染者情况,胸科医院的医护人员没有被感染,但有数名患者和陪护人员被感染。这是什么意思?

江:

一般病人和护士刚进医院都需要有核酸检测证明。住院过程中,没有严格要求。他需要一个月检查一次,或者两个月检查一次。可能他第一次住院的时候核酸真的是阴性,然后因为某种原因出院住院了。

另外,很多护理人员在医院没有住宿,晚上在外面休息,有一定的社交活动。

你认为医院的护理人员应该采取什么保护措施来降低感染的风险?

江:

护理人员往往受教育程度较低,风险防范意识较低,但不可避免地会直接接触一些患者的排泄物,接触的机会更大,与患者接触的时间也更长。

所以我认为对医护人员的所有要求都要适用于他们,要带好个人防护,戴好口罩。

青岛疫情爆发前,9月24日,青岛还发现2名装卸进口冷链产品的工人无症状感染,冷链产品和环境样品中也检出51份阳性样品。你觉得这前后可能有什么关联吗?

江:

什么都有可能,其实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因为现在核酸结果都有了,所以把阳性核酸结果和冷链的阳性结果对比一下,就知道有没有关系。

青岛市卫生和健康委员会关于冷链产品新冠肺炎阳性检测的通知。

病毒在冷链中的基因序列可能在几轮传播中发生变化,这会影响溯源性吗?

江:

当然病毒是在变的,但是变化要放在时间的长河中,几周几个月的变化是可以分析解决的。

比较病毒基因序列和流需要多长时间?

江:

这完全取决于我们组织的速度。如果国家疾控中心的人到了,省疾控中心的人到了,进行一次调查是很快的。

对全院的人进行调查,缩小范围,统一调查方法,制定调查方案,北京、大连等其他省市都做过。我觉得这个不难,时间也快。

你之前在采访中提到,病毒很容易通过冷链传播。这种传播是怎么发生的?

江:

有两个问题。冻链是指海鲜还是产品外包装?如果在海鲜中检测到病毒,可能是在捕捞过程中被污染了。如果在外包装检测到病毒,说明生产和运输环节可能被污染。所以一定要给我们更多的反馈。如果海鲜呈阳性,则证明海鲜处呈阳性;如果外包装为阳性,则内包装为非阳性,在运输过程中可能被污染;外包装不是阳性,内包装是阳性,可能在加工过程中被污染。

病毒在冰冻条件下可以存活很长时间。海鲜可以在-40到-20之间长时间保存,有时在-70保存。

冷链是进出口贸易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那么在运输和检疫方面可以采取哪些防控措施呢?

江:

现在进出口业务很忙,因为我们都是大批量进出口。如果每个产品都要测试,那么就很难实现。我觉得信息很重要。如果这些产地向世界各地供应货物,不仅向我们供应,而且向欧洲和其他发达国家供应,那么它们的监测力度不亚于我们。我们应该充分利用这些信息,进行抽查。有些海鲜可能来自贫困地区,或者已经有污染,要高度警惕,加强检测。

SARS-CoV-2怕热怕冷。海鲜进来后,如果不生吃,病毒会被普通的中国加工方法杀死。生吃海鲜要非常小心。

像前面说的冷链产品装卸工人,如何有效保护?

江:

如果装载机被感染,装卸运输环节可能会出现问题。如果严格执行操作规程,通常是起重机械的操作,工人接触外包装的机会有限。还要检查是船舶问题还是港口问题,比如这些问题,很难预防,必须严格按照规范操作。

其实每次船舶进出港口,都有针对船厂管理人员的检疫规定。装卸货物需要戴手套和口罩,可以减少很多感染。

我觉得这相当令人费解。一个冷链包,一个冷冻环节,病毒其实很难出来。

很多专家学者提到,冷链方式容易造成病毒传播,但你强调,人更容易传播病毒。

江:

事实上,在北京疫情期间,在环境中检测到了病毒,但不排除人类污染的问题。如果是人为污染造成的,呼吸道的传播比在环境中被污染更容易实现。

少量病毒进入胃肠道,是否能存活需要研究考虑。环境和人类之间的病毒是病原体吗?看来这方面的成果还是比较薄弱的。因为环境处于非移动状态,更容易追踪,人的流动性强,有健康的病毒携带者,所以更难追踪源头。

病毒在低温下感染人的概率与人传播的概率相比是多少?

江:

比人类传播要低很多,所以病毒一定要飞。解冻后,病毒通过空气中的颗粒传播到呼吸道。不像打喷嚏,会污染很多地方。病毒在物体表面,进入人体或直接进入呼吸道,传播性比呼吸道弱很多。

青岛疫情后,如何保障人们的日常生活和饮食?

江:

至少这次不要吃生鱼,把大鱼煮熟,加热到六七十度,病毒就没了。冷冻食品不要直接接触,切肉时要清洗切菜板。污染还是很低的。

因为现在大家都在关注疫情,政府也加强了检测和报告,包括进出口食品的检验,他们会做很多工作。

可能还有未被发现的隐性感染。如何降低交叉感染的风险?

江:

如果没有查出来,就视为正常,没有办法规范。当然,一旦发现自己携带病毒,就会立即进入传染源的管理。你应该在一定时间内与外界隔绝,并在一定时间内遵守政府的管理和检测程序。当体内病毒转阴后,就会恢复正常活动。

当然,有些病毒在体内长期存在,但绝大多数人在隐性感染后两周内应产生抗体,逐渐消除体内的病毒,所以传染性不复存在。

在你看来,青岛疫情目前处于什么阶段?

江:

随着我们检测范围的扩大,可能会出现一些新情况。目前青岛国考对于稳定市民心态有很好的作用,也可能会查出一些不被人注意的案例。

但更重要的是考察这12例的影响范围、活动轨迹和接触范围。

根据北京和大连的经验,我认为未来可能会出现一两代病毒,青岛很快就会恢复正常。

2020年10月12日,在山东省青岛市,市民在居民区广场进行免费核酸检测。中国商报

换句话说,疫情的规模更取决于这12人在此期间的流动轨迹和接触范围。

江:

是的,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现有案例的污染范围。

青岛疫情恰逢11天假日旅游期结束,有大量人群流动。疫情会在更多地方反弹吗?

江:

这是一件令人担忧的事情。根据前三个人的流量信息,他们都不是游客,都和医院有关系,除了第三个案例是出租车司机。

关于其他病例的可能暴露范围,没有透露更多信息。我觉得是青岛的区域性问题,不是青岛整体的问题。结合之前的经验,制度和制度的优越性,政府行动迅速,及时筛选发现这两天做了很多事情,超出了海外国家的想象。

大连和北京爆发疫情时,对出入境人员核酸检测有硬性要求,但这次青岛除了国家核酸检测外,其他方面限制较少的原因是什么?

江:

有可能青岛的疫情远不如当时的北京、大连,病例较少,所有病例都与医院有关。但是,有必要包括医院所在的社区或街道,并设置风险等级。

是否存在人员跨省流动导致疫情蔓延的可能性?

江:

我看到很多省都采取了行动,要求从青岛回来的人加强监测,必要时做核酸检测,减少外出。如果能尽快公布感染病例的活动范围,去过哪些地方,集中精力在范围上,那么各个地方的压力可能会轻一些。

我觉得青岛疫情不会对各地造成很大影响。在今天的保护措施下,如果病例扩散,是地方性的,不会带来全国性的问题。

秋冬季节,也是病毒传播的高峰期。有没有可能出现第二波疫情?

江:

这种疾病是一种呼吸道疾病,其特征是在秋季和冬季流行。去年12月,武汉发生新冠肺炎肺炎,2003年11月下旬出现非典病毒,可以解释季节性影响。在呼吸道疾病高发季节,这种疾病更容易传播,也增加了疫情防控的压力。

前期全国50多天没有新增病例,也是看季节。夏季不利于呼吸道疾病的传播。疾病一直在我们门前转来转去,我们把它控制住了,邻居又重新出现了,可以称之为第二波疫情,或者说疫情的重新出现。必须高度重视,进入高度防控状态。

各地应该采取什么措施防止疫情反弹?

江:

各地都有经验。第一,要尽量减少人员集中。防控严格的情况下,要减少流动性和会议。二是要求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包括所有车辆都要戴口罩,要做好防护。第三,要强调个人卫生,勤洗手,不去人多的地方,强化保护意识。

你看好“疫情反弹”吗?

江:

没错。前期的成功,说明我们采取的公共卫生措施是成功的,应该坚持。起初,我们不知道这是什么疾病,也不知道它的传播特点。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合理地扩展这些经验。我觉得2021年的春天比2020年的春天更有信心。

病毒是在北京疫情初期在三文鱼案板上发现的,在一段时间内对海鲜行业是一个很大的打击。青岛疫情,会不会出现类似情况?

江:

我们需要先搞清楚人的事情,海鲜是否被环境污染。比如工人随地吐痰,海鲜市场工作条件差,人们可能污染了海鲜。尤其是环境积极,外包装积极的人,出入海鲜市场,接触外包装。如果人们的卫生习惯得到很好的规范,食品包装阳性的概率就会低很多。

你认为这次疫情在青岛会持续多久?

江:

我很乐观,

我觉得最多多一代病例就可以控制了。这一代案例是参加婚宴还是喝喜酒,取决于他们的运动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