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了”近6亿存货 广州浪奇今天开盘即跌停

  • 时间:
  • 浏览:76

“亏”了近6亿库存,广州浪奇今天开盘就跌了!涉案公司称从未见过货物,事件落到罗生门头上.

来源:《国际金融新闻》

原创王敏杰

广州朗奇近6亿元的总库存在合作伙伴的仓库里“不见了”?合伙人表示没见过货,双方在“罗生门”背后各持己见。深交所迅速发出了关注函,广州浪奇今日开盘即跌。

之前獐子岛有“扇贝出走”,之后广州琅岐有“股票流失”。

广州朗奇是华南地区历史最悠久的洗涤剂生产企业之一,也是广东省日化行业历史最悠久的上市公司之一。9月27日晚,广州朗奇宣布,江苏洪深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洪深公司”)和江苏汇丰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丰公司”)库区库存货物“失踪”。

据说,根据相关仓储合同,广州朗奇分别在两家公司的库区存储了4.53亿元和1.19亿元的存货,但对方不配合,无法进行货物盘点工作。公告还指出,涉案的两家公司否认将货物存放在广州琅岐。

受此消息影响,广州琅岐今日开盘跌停,收于5.13元。

目前深交所已就此事发出关注函,要求广州浪奇详细说明四大问题,回复截止日期为10月13日。

9月28日上午,洪深公司法定代表人黄永君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确实和琅岐签了合同,但货一直没救。还有太多其他不便。”他还告诉记者,目前,他的公司已经进入破产程序,法院已经任命了破产管理人。必要时,破产管理人会协助其办理相应事宜。

今天,记者还多次致电广州朗奇,但截至发稿时,他没有得到对方的任何回应。

迷失在“罗生门”中

根据公告,广州朗奇与洪深公司签订了《物流外包仓储合同》(合同号:HSWL20190901)。根据《物流外包仓储合同》的协议,公司将货物存放在洪深公司位于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黄海一路2号的库区(以下简称“瑞丽仓库”)。此外,还与汇丰公司签订了四份仓储合同(合同号:ZC10-20、ZC10-21、ZC10-25、ZC10-39)。根据合同,公司将货物存放在位于江苏省大丰港二期码头的汇丰公司库区(以下简称“汇丰仓库”)。

据说是因为广州朗奇的相关人员多次前往瑞丽仓库和汇丰仓库,无法正常进行货物盘点和抽检。2020年9月7日,公司分别向洪深公司和汇丰公司发送《关于配合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现场盘点、抽样储存于贵司库区的货物的函》,要求洪深公司和汇丰公司配合公司进行货物盘点和抽样检查。

但9月16日,惠丰公司发来《回复函》,称从未与编号为ZC19-20、ZC19-21、ZC19-25、ZC19-39的广州朗奇签订过《仓储合同》,后者在惠丰公司没有存货,所以惠丰公司没有配合盘点的义务;此外,惠丰公司从未向广州朗奇开具《2020年6月辉丰盘点表》,也未加盖惠丰公司印章。库存清单上的印鉴与汇丰公司的印鉴不符。

广州朗奇还表示,2020年9月18日,他在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行政审批局聘请律师查询汇丰公司工商内部档案,但仍未能核实《2020年6月辉丰盘点表》、《回复函》上加盖的汇丰公司印章的真实性。

据悉,考虑到汇丰公司的回复以及洪深公司没有任何回应,广州朗奇立即成立了独立的库存检查小组,由外部律师对瑞丽仓库和汇丰仓库的相关情况进行了核实。2020年9月23日和24日,存货检查组前往洪深公司和汇丰公司调查相关情况,并与洪深公司和汇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进行了会谈。两个洪深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对于广州琅岐来说,这些“丢失”的股票不轻。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年中,广州朗奇的库存为15.71亿元,按此计算,总库存商品5.72亿元占比近40%。

“公司目前正在整理完善相关证据,并将尽快采取诉讼、向公安机关举报等司法措施,坚决维护自身和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广州朗奇在公告中还指出,截至公告披露日,对于存放在瑞丽仓库和汇丰仓库的货物,今年上半年已计提存货跌价准备366.61万元。相关事实查明,相关证据补充完整后,会根据相关证据补充甚至全额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对此,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存货跌价准备将直接影响上市公司的净利润表现。

涉案公司高喊“无辜”

这次事件涉及的两家公司是什么?

据天空调查,洪深公司成立于2004年4月5日。其行业为化纤制造,经营范围包括公路一般货物运输和特殊货物运输(集装箱)等。

洪深公司的执行董事和总经理都是黄永君,他拥有公司100%的股份。但是,这家公司的经营状况并不理想。根据如东县人民法院今年4月底公布的破产文件公告,法院于2020年3月6日决定受理洪深公司破产清算案件,并于2020年4月8日任命江苏如意律师事务所为江苏洪深物流有限公司经理。

据《第一财经》称,广州朗奇于2019年9月找到黄永君,称将合作储存化工原料,但该公司没有相关资质。广州朗奇帮他联系瑞丽仓库。“我们对固定包装的普通货物有仓储操作资质,但对有严格要求的化工原料仓储没有资质。”据说,自双方签订合同以来,黄永君一直没有看到货物进出广州琅岐。

9月28日上午,黄永君还向记者《国际金融报》证实,他已与广州朗奇签订了合同,但双方并没有真正的货物交换。当被问及广州朗奇何时提议去仓库“检查”货物时,黄永君直言不讳地说,“他们经常有人来看他们”,但他说他不清楚具体细节。

黄永君还告诉记者,他暂时不会考虑聘请律师处理前述与广州朗奇的“罗生门”事件,因为洪深公司目前有一名破产管理人,公司的破产管理人将在后续协调处理相应事宜。

据公开信息,汇丰公司由江苏汇丰生物农业有限公司(*ST汇丰)100%控股。据《北京商报》报道,针对此事,*圣惠丰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昨天才得知此事,已派专人到广州报案。*圣惠风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公章是假的,合同是假的。惠丰公司还没有和广州朗奇签约。”

目前深交所也已就此事发出关注函,要求广州浪奇补充披露上述存货的主要构成和用途;并说明公司与洪深公司、汇丰公司之间第三方仓储业务的发展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合同签订时间、双方的主要权利和义务、合同的执行情况及历史合作情况;并说明这一库存异常的具体发现过程和最新验证进展。

此外,深交所还要求广州朗奇说明最近三个会计年度期末存货的盘点流程,针对第三方仓储业务采取的内部控制措施及其执行情况,以及盘点过程中是否存在异常情况,并要求广州朗奇评估此次存货ris的影响

广州朗奇被称为广州朗奇实业有限公司,它有三个业务板块:品牌资产管理、优质产品制造和现代服务业运营。在品牌资产管理业务方面,建立了以“朗奇”为总品牌、“高富力”、“田丽”、“万里”、“威客一”、“福安”、“洁能净”、“海宝”组成的日化品牌体系。公司还拥有“红棉”、“石光”、“双喜”、“五羊”

然而,这家老牌公司的表现并不令人满意。在2020年半年度报告中,广州朗奇表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整体经济受到影响,民用产品市场下降,化工行业工厂停产,大大减少了对化工原料的需求。公司调整贸易经营模式,积极缩小低效化工贸易业务规模。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8.88亿元,同比下降43.36%,同期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1.15亿元,同比大幅下降538.66%。

同时,广州琅岐最近也面临着资金压力。9月24日晚,广州朗奇宣布,由于资金紧张,部分债务已逾期。据悉,截至当日,广州朗奇的逾期债务总额为3.95亿元,占最新经审计净资产的20.74%。

根据该公告,截至9月24日,公司已冻结12个银行账户,其中10个因公司与江苏包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江苏中冶化工有限公司的金融贷款合同纠纷被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而被冻结。

广州朗奇表示,由于债务逾期,公司可能面临需要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这将导致公司财务费用增加。逾期债务会导致公司融资能力下降,加剧公司资金紧张,可能对部分业务产生一定影响。此外,公司还面临因逾期债务导致的诉讼、仲裁、银行账户和资产冻结等风险,可能对日常生产经营产生一定影响。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9月25日,他收到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一封关注信。深交所要求广州朗奇核实并说明被冻结的银行账户是否是公司的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的银行账户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的影响,公司是否触及《国际金融报》第13.3.1条。此外,深交所还要求广州朗奇说明公司近期生产经营和资金情况,充分评估逾期债务和银行账户冻结对公司生产经营和财务业绩的影响,公司的应对措施和可行性,充分提示风险。

根据相应公告披露的时间,广州朗奇需要在9月30日前书面回复深交所公司管理部。